Profile Photo
沉默何尝不是一种狂欢。
You are everything when you are with me,and everything is you when you are not.
@Rêv
  1. 童话薄
  2. 阅览间
  3. 涂鸦墙
  4. 污泥池
  5. 地下室
  6. 异世界
  7. 微博
  8. 私信
  9. 提问
  10. 归档
  11. RSS

#映an,首先是一个吻

#想甜而写

#跟小事件没什么两样,就是换个标题XD

#有连续会提醒,但基本单篇小短

#以再复活为基本前提,ankh身体是拟态

#ooc前提

#突然意识到自己也是很任性的意识流写法了hhhh,感谢会耐心阅读的每位。

#以及做个映an cp群的群宣Q:934486120


人类之间的亲吻是一种欲望的驱使。

拥抱也是,性也是,ankh读取着手机上的信息,也没怎么在意。

不过是人类单方面的问题。ankh把映司的爱情烦恼如此解释。

只不过对象是作为greeed的ankh,难免就畸形了些,想要亲吻,拥抱的想法,映司表现的十分别扭。

好像只要ankh说可以,...

建了映an群,单纯以映an中心的,整天来说句映an is rio也超赞的啊!【只是这么想着就建群了,欢迎聊映an///////


#算在小事件里

##BGM:「あなたのために」-三浦凉介

#rps太过妄想不是好事ry

#在这样我真的要回二次元寻找快乐了【。


#小事件,8.4

#不是映an也不是秀凉【。】是我个人的丧[……]

#作为单篇存在的存在


映司会习惯性的抚摸那片羽毛,曾数次想过如果能够再见也好。

我想见的人。映司这么想着,闭上了眼睛。

梦再次浸入了不同以往的地方,只是穿过黑暗而看见的人也与自己同样的愣在了那里。

[你不是……]

[是你啊,终于见到你了。]对面的人露出了笑容,却有些勉强,大概因为他的脸色太过惨白,那双眼睛还带着哭红的痕迹。

有点像。映司下意识这么想。可是不是。

[你还好吗?]映司露出算上亲切的笑容面对这个他难以形容的人,对方显得憔悴,明明站在那里,却像个易碎品一般让人不敢轻碰,身上泄出了一种孤单感。即使映...

#映an,单篇,又一个复活if,又一个没写完

#没啥意思的写法,大概很快就换了,后续随缘

#稍微多了点感慨在里面

#ooc前提,微妙注意


  ankh感觉不到明显的热度,嗅不到所谓的香味。意识本就附着在冰冷的一枚硬币上,普通硬币拟态而成的身体即使与泉信吾一模一样,内里也不会有温热的血液和支撑这个身体的骨架。

  但是映司似乎还是打算像曾经附在泉信吾时的状态那样对待他。

  可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,这个疑问在复活过来的现在重新绕回了ankh的心底。

  时间过的真的有点久了,人类的寿命是短暂的,所以就像从八百年后醒过来的那时候一样,即使只是短短几年也发生了变化,映司带他找到...

点个文……有人要吗?

#映an,小事件8.2

#单篇,是if中的if[没有zio的zio线]

#又陷入迷的情况ry,睡不着开始胡扯

#ooc前提


火野映司接受了父亲的提议。

威严的男人沉声宣布,仿佛天生理所当然。[你打算颓废到什么时候?明明可以做到比别人更多。]

火野映司在房间里静坐着,他看起来像已经枯萎的干草,眸里已经失却了曾经明亮的光火。

[以为我只是想要你帮助我?]男人嗤笑,凝眸扎进了火野映司心底。[你还没察觉到一个人根本什么都做不到吗?]

火野映司一怔。

火光里的女孩儿仿佛还在哭泣。火野映司下意识的想逃开这种质问,他恐惧的本能妄图用双手去遮掩,他觉得无法呼吸,仿佛被扼制着,重回了火堆之...

#映an,小事件8.1

#单篇,设定是哨向

#提前预感到睡不着于是开始胡来

#映an过激不拆逆,王是我随便理解

#ooc前提,自设如山


火野映司自愿请调去了怪人塔,一个充满了非人种与灰色地带的边缘。

火野映司有个世界和平的可笑愿望,但于火野映司来说又并不是没有可能,因为火野映司是个黑暗哨兵。他在尸堆中活下来觉醒,失去了关于那时的记忆,但是反而坚定着要拯救他人的命运。

Ankh认为一切都可以与他无关,作为向导他虽然不怎么尽职,但作为非人种中的异类,他高傲地占着自己的一角可没有惹过什么自己不能收拾的大事。

非人种中他们甚至没有生命迹象,由硬币组合的greeed怪物在非人种中也是...

#暗表,是昨天睡不着抽疯深夜点文随写,感谢小伙伴让我在深夜释放[你等]

#打工/餐厅/约会,不过深夜并无逻辑

#巨ooc前提


  亚图姆特地挑了角落的卡座待着,武藤游戏发现的时候已经临近下班时间,看到对方默默坐那里还等着自己来找的样子不由好笑,找前台点了一份餐端到了亚图姆的面前。

  亚图姆视线一扫这炒饭上还插着的寂静魔法师图案的旗子,再看向眨着眼睛看着自己微笑的武藤游戏。

  亚图姆眼皮一跳。

  “这个套餐是……”

  少年果断地截断了。

  “我特地请你的,另一个我。”武藤游戏微笑的样子仿佛宣判有罪一般敲下了法槌。“儿童A套餐,店长说过最适合安抚不听话的小孩。”...

#映an,小事件8

#每次写都觉得人格在变化,但就是想吸一口[?]

#ooc


映司又被ankh狠狠咬了一口,ankh总是毫无顾忌,映司便一时大意了。

比奈从厨房出来时看到了斜边上叠着的两个人影,ankh被映司压在了墙上,两个人贴得很近,有粗重的喘气声,比奈因为太明白两人总是打架而下意识想去开口制止,但当她走近几步看到全貌时脑子已经一片空白。

被压制的ankh闭着眼睛露出舒服的表情哼着气,而映司张着嘴巴,两根舌头黏缠着。

这种限制级的镜头让泉比奈只觉得呼吸不能,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出于本能倒吸了口气。

Ankh似有所觉地张开了眼睛,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的比奈,映司感觉到ankh的停顿...

#映an,小事件7
#是单篇,我不会取标题.jpg
#原来想写占有欲,不过傻白本能挡住了我[挠墙[……]
#可能有点点黑,逻辑碎裂
#ooc

Ankh醒来后沉默许多,两个人都是沉默着的。
“ankh,你知道的吧。”映司的眼睛盯着沉默着的ankh,盯着这个他用了几年来寻找复活之术的greeed,曾经两半的硬币可以安心的紧握在手心里,然而复活之后作为一个个体,映司说道。“既然你还是greeed,我就必须看着你。”
“哼。”ankh并没有任何意外,但他的神情是轻蔑的,冲映司扬了扬下巴。“映司,你现在只是普通人类而已吧。”
“我复活了你,就必须对你有责任。”映司说道。
“你还是愚蠢。”ankh说着,好奇地歪着脑袋笑看这...

映an,小事件6
#睡不着……碎写……短命[……]
#ooc

映司醒了。
ankh没能成功从他怀里爬出去,只能任映司抱在他低低的床上委屈求全,挣扎到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睡了。
映司迷迷糊糊搂着这只鸟儿,在他的后颈里吸着气息,满足的用嘴蹭着ankh柔软的卷发,那种轻微的骚痒让细瘦的颈子歪了歪,熟睡的greeed在梦里也发出了“啧”的一声。
映司有点清醒过来,窗帘之外的光正朦朦胧胧透进一层浅蓝,天快亮了。
映司抱着ankh心满意足,四肢交缠着,体温在被窝下相融,无论ankh拟态的身体是什么温度的,现在都被映司捂热了。
映司想让ankh能感受到更多,这样的渴望总是在不断加强,然后变成了针对ankh的欲望。
Ankh低着...

#映an,感觉像总集篇一样地写了【……

#<1>/<2>/<3>[r18]/<4>/<5>

#是补充也是单篇,4写的模糊了,还是想说清楚点

#电脑打字的习惯比手机啰嗦[……]

#复活情节全都是自设,我是痴迷ankh粉【?

#ooc


  “我早就猜到了。”ankh“哼”了一声,扬着下巴仿佛把映司从里到外看了个透,那小眼神里透露'你什么都瞒不过我ankh'。“现在的人类世界哪里还有什么正统的炼金术师!完全复活是不可能的!”

  “唉……?”映司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快出口的话转为一个间歇的小叹后便识时务的收起,露出笑容来...

#映an,小事件4

#<1>/<2>/<3>[r18]/<4>/<5>
#想写的部分差不多结束了
#依旧又碎又乱
#ooc

又过两天,yummy终于吐出了硬币。
可喜可贺。
ankh嫌弃地举着那唯一的枚硬币正面看反面看,不说硬币比一般普通硬币还小上一圈,上面竟然还有裂纹,ankh一时连抛都不敢抛。
对碎掉的总归有点阴影。
小Yummy乖乖站在那就像个等待表扬的小孩,映司已经迫不及待地先夸了一顿然后也一同张望过来,两个渴望的眼神静静戳住了ankh。
[ankh,说点什么啊。]映司暗示性极强地催促着。
[……干得不错。]ankh觉得自己这样配合还是过于莫名...

#映an,小事件3

#<1>/<2>/<3>[r18]/<4>/<5>
#就二骑那句ankh容易被人看穿是因为直面自己的欲望这句话我觉得特别好吃

#纯造作一番愉悦的描写,但也姑且标r18预警,我不会写肉啊XD不会

#ooc


正文


备档jpg

#映an,小事件2

##<1>/<2>/<3>[r18]/<4>/<5>
#除了吵架就是吵架,全程咆哮体慌慌张张两个人就是ry,不一定后续,纯喜欢写啥是啥
#各种零碎模糊XD
#ooc

映司本来都以为这算是个出乎意料的顺利开端,然后。ankh在伸出手后猛然又缩了回去,映司抬头就看到ankh不妙地皱起眉头。
[这是对我的欲望吧?]ankh指着那只幼年小青鸟。
这说法有点露骨,但映司还是脸红着点头。
[才那么点。]
[什么?]
[喂混蛋,你是看不起我吗?!]映司被ankh一领子提了起来,ankh非常不满意。[你这家伙对我的欲望也太少了吧!这只yummy连...

#假面骑士ooo的火野映司×ankh

#<1>/<2>/<3>[r18]/<4>/<5>
#他两好吸到我明明不想写文但早上神志恍惚的被映an病毒入侵的程度[深沉]
#ooc

[你怎么了?]
一切源于视线对上的瞬间。
欲望在映司的心底发酵,可他却一脸毫不知情的样子,然而ankh也窥不到欲望的具体模样。
映司一直望着ankh,仿佛出了神。两个人对视良久,总觉得比起如往常的坦诚还隔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。
ankh不知在想什么,右手心里一枚普通硬币抛了抛。
映司瞬间僵住了。[我觉得不要那么做比较好,ankh。]
[是啊,但是我很好奇啊。]ankh伸...

#w貘,光在哪
#两只兔子都生日快乐

#意味不明

黑暗在黎明前到来。


巴库拉找了许久,终于伸手摸到了一截手臂,水汽凝在光滑的皮肤上,比尸体还冷。
巴库拉一瞬间有错觉,貘良了也死了。
呼吸声几不可闻,巴库拉按着手腕上一下一下生命的跳动,啧了一声。
“醒醒。”巴库拉拍打貘良的脸颊,冰冷的声音在黑暗里黏稠着空阔的水滴声。
一声轻咳。貘良了的声音微弱无力,喘息都仿佛用尽力气,巴库拉等他转醒。
“这是……哪?”
“看得见吗?”巴库拉问。
“你是谁?”
巴库拉不答:“光在哪?”
“……”貘良了看着黑漆漆的前方,转头看向声源。“我不知道。”
巴库拉皱了下眉头,地面也是湿漉漉的,仿佛他们陷在浅浅的一洼水中。
阴暗湿冷的空气凉进肺腑...

置顶用。
#算是主博的主博,此博主ygo的暗表貘/暗表游,及很多我爱好奇怪的CP【】

#匿名提问箱 相遇是缘分,随便一两句说说也行

#此博的 目录走→【ygo目录】      【其余目录】

#另还有两个博,因为都是大世界观,CP很杂就另外建了博→

 【凹凸世界相关】 /【idolish7相关】

#称呼阿墨即可,坑品很烂啊超烂啊,文笔没救,愉快至上。

#ooc指我流理解人物的性格/相处/变化,当然也指我没办法控制的崩坏【。

#作为CP厨是有很多幸福滤镜的【扶眼镜

#欢迎交流XD

#...

#w貘,又名种什么花不如玩泥巴

#梗是桩子的,歪曲是我的,桩有个宿主他们开花店之类的梗,不过我显然不会玩XDDDbug巨多槽尽管吐【……

#很随便,以保持愉悦ooc为前提【。

  

  巴库拉挑拣了一阵,也不知道在找什么,这里的花都是貘良了在细心培育的,不说每一束都精心伺候,但是踏入这里绝对值得让人眼前一亮。

  貘良刚蹲在一角拨弄好一小块的土壤,打算等会栽种,想到什么抬头,就看见这个不解风情的人两指夹住花丛里一束娇艳的花的花瓣,手指一抽便利落地扯了下来,还不等貘良了开口说什么直接把那玩意塞进了嘴里。

  貘良了鼓着脸颊:“……你要庆幸我没喷药。”

  “闻得出来。”巴库拉眼神斜...

#w貘可能,晒一晒太阳
#貘良了中心?[?]
#ooc前提

貘良了明白童实野市的风景终究与他格格不入,等到高中毕业,大学填去了别的地方。
从十几年前他跟着父亲捡到了千年轮开始,到几年前他遇到了同样持有千年神器的武藤游戏,许多事直到结束他仍云里雾里。
这些灾难如今将随离开而淡去,所有人都看向前方。
挺好的。貘良了也没再问那些事。
也没人会去问他你想知道吗。

他理所当然地想,我没事,我也挺好的。

几年不过一个眨眼,貘良了在某日醒来,再张开眼睛,他站在一个陌生的走廊。
没有尽头,两边都像吞噬的黑洞,而面前只有一扇门,这扇门带着旧埃及的气息,门扇上的标志是貘良最眼熟不过的千年轮。
以为能够忘记的原来也不曾消失过,貘良...

#桩子是天使啊!!!!!!!!!!!!!

#实名赞美有兔子的桩子桩子的兔子会长兔子的桩子!

哇~~~二连发bug

#我想复个健,兔子的,有没有什么可爱的兔子梗

#兔子卡文啊【发出尖叫

#兔子就是ygo就是暗表貘,有好吃的粮推荐一下也行啊【???

#现在是不会写文的残废期

#兔子到底为啥那么冷.jpg

#我就知道兔子这么冷不会有人!我去睡觉【……

光速截图留念个惊天大bug[深夜爆笑]

#鸿上了见×藤木游作
#v6扭曲原作请自行平行向
#不过v6也没有细看,人物故事全程我流前提注意

1
鸿上了见习惯将错全部归咎于自己。
但是藤木游作告诉他,如果你是错的,那我也是错的。

2
什么是真正正确的?鸿上了见从vr回到现实,从那次决战回到现在,蓦然醒了过来,张开眼睛。
曾经的罪恶感仍反复侵蚀他的灵魂,就算新的错去覆盖了,仿佛子弹射进了心脏,里面只会剩下溃烂的伤口。
藤木游作曾经的痛苦,那六个人被囚禁着的痛苦,都是真实存在的,都是他亲眼见证的,鸿上了见记得一清二楚。
鸿上了见忍耐的闭了闭眼,他从醒来后不见五指的黑开始适应,浑身发凉一再控制自己的呼吸。
身边人的温暖,身边人的呼吸声,身边人的整个存...



#一切都是自我理解出发,纯属虚构
#写到后来觉得……还是算了【?】

人如果一直孤独的话,会像童话故事里的兔子一样因为寂寞死掉吗?李光洙有时候觉得有这个疑问的自己过于可笑。

李光洙对于自己的综艺人设其实早已习惯了,但是有时候还是会让他心底空虚。

他时常忍不住想很多,这样做就好了吗?从自己身上获得他们的笑容,作为综艺人满足了,那么自己跟着笑的时候,是不是真的开心重要吗?

曾经不止一次有过过于忧虑这方面的苦闷,李光洙也自觉这不过是自己心里横生的小小别扭,无论过多久他都没有调整好自己这方面的心态。

刘在石扶了扶眼镜,说他谈场恋爱就好了。李光洙想了又想,最终还是止于前一场爱情车祸事故。

他觉得在获得爱前,自己也仍不够...

1 / 7